您的位置: > 正文

母亲

时间: 2019-01-10 09:21:57 来源: 吴忠日报 作者: 编辑: 李强

字体设置

    俞倩

    看着儿子围着老公跑来跑去,一会儿让老公给他讲故事,一会儿让老公陪他玩玩具,那幸福的样子,就像掉进了蜜罐里。窗外凛冽的寒风仿佛也被这温馨的场景阻隔得无影无踪,这不由得使我想起了远在乡下的母亲。

    小时候,母亲对我的学习最较真,她教育我的方式就是一句话:“要好好学习,不能像妈妈一样成为睁眼瞎。”这对于没识多少字的母亲来说,可能是她最大的愿望。所以,只要学习,母亲从来不让我干活。在村里,无论是男人干的农活还是女人干的针线活,母亲样样精通,无论是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找母亲帮忙。

    那时,我在灵武上学,每月回一次家,每次走的时候母亲都会把她一个月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钱给我。

    一个深秋的日子,又到了回校的时间,天灰蒙蒙的,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刮着,好像也在催促着我赶快回校。母亲骑着自行车把我送到了镇上。为了给我凑生活费,母亲不得不把家里唯一的大花公鸡也拴在自行车后面。到了镇上,我最不愿意看到的那辆班车已早早等在那里。母亲焦急地吆喝着,想尽快把公鸡卖掉,但过往的人无人问津,班车也在一遍遍地催促着。本来心情就不好的我,再想到一个月的时间母亲都没有给我攒足生活费,就一赌气上了班车。母亲在我身后推着车子赶忙追喊着我。这时,早已等得不耐烦的班车发动了,低吼着冒出了一股黑烟,把母亲的身影远远抛在了后面。透过车窗,我看到母亲脖子上已褪色的头巾被风撕扯开来,像挥舞的手一样在风中摇摆着。母亲还在拼命地追着班车,突然,母亲一个趔趄,连人带车子重重地跌倒在地上,拴在车子后面的公鸡也挣脱了绳子,在街上乱窜着,母亲顾不上拍打身上的泥土,边往起爬边向我挥着手……

    不知是班车扬起的烟尘,还是风吹进了我的眼睛,我的双眼变得模糊了……

    工作以后,回去看望母亲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见到母亲时都说工作忙,没时间回来,总找一些借口来搪塞。母亲从不责怪我,“回来就行了,回来就好”,并忙不迭地给我做她的拿手好菜。当看到母亲佝偻的身影时,我才意识到母亲已变老,才懂得母亲对儿女那深深的牵挂。

    “妈妈,快给我捡玩具。”儿子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快步走到阳台上,推开窗子,任凭寒风吹灌着……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吴忠文苑
  • 吴忠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