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正文

杨晓升:平江的光影

时间: 2019-03-04 16:47:42 来源: 《散文海外版》2019年第2期 作者: 杨晓升 编辑: 王艳蕊

字体设置

    此刻横亘在我面前的是国内首座全透明高空玻璃桥,桥长300米,垂直高度达180米,这座历时两年才完工的玻璃桥以惊险著称,故又名“好汉桥”,于2015年正式落成并对外开放。玻璃桥高悬于湖南平江县石牛寨的大茅寨与美人峰之间,两峰地势险峻、崖壁陡直,中间裂谷横穿,惊险无比。

    阳光柔和。此刻柔和的阳光照射在玻璃桥的桥面上,影影绰绰。因为一场阵雨刚过,潮湿的桥面在阳光的映照下恍惚迷离,透过玻璃桥面,肉眼可见底下的峡谷深渊,谷底怪石嶙峋,宛若一头巨兽张着血盆大口,随时等候着一朝不慎可能会从桥上掉下的人类。然而,这情景并未阻止勇敢的游客,人们络绎不绝,大步或小心翼翼地走向桥面,伴随着嬉笑声或尖叫声,从此崖不停地穿越彼崖,寻找着惊险、刺激与快乐。

    我天生没有恐高症。走过玻璃桥,除了感觉新鲜,刺激对我来说倒还谈不上,但同行的两三位女伴却在上桥之前的那一刻被吓呆了。我只好伸出援手,一次接一次分别牵着她们走过玻璃桥。即便如此,她们过桥时仍如履薄冰,一路龇牙咧嘴、战战兢兢,不时大惊小叫,仿佛真的随时都会从桥上摔下去似的……其实,桥虽然晃晃荡荡,但钢筋构造的桥缆绝对是结实的。桥面虽然透明,但非薄冰,而是坚固结实的钢化玻璃,即便走在桥面上也断不可能掉下去。可尽管如此,人还是会有幻觉,一些人也还是担心、害怕,其实那是恍惚的光影给游人的错觉。

    惜命是人的本能,在虚幻与真实面前,有谁能不害怕虚幻并渴望真实呢?

    对如今的平江来说,假若现实是光,那么历史就是影。光影映照下的平江如今就像眼下这座玻璃桥,充满诱惑与挑战,但要实实在在触摸,就会让人感觉真实可信,一切都生机勃勃,一切都孕育着希望。

    假若穿越时光的隧道,回到20世纪初的中国,玻璃桥这一带所在的石牛寨,可是易守难攻的兵寨。平江起义领导人彭德怀、黄公略曾在此发展游击队。而著名的红五军、红四军新城会师的地点也在石牛寨。此地三面均为悬崖,易守难攻,加上视野极为开阔,故而当年作为石牛寨五座兵寨的主兵寨,屯兵达五万人。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谁能料到这里如今能飞架长虹、出现中国首座供游人观光玩耍的大型琉璃桥呢?然而事实是,玻璃桥仅仅是平江县如今众多旅游开发项目中的一个小小缩影。

    到平江县旅游的人,可能也很难想象,平江县如今竟仍然是全国国家级贫困县。的确,平江县曾经很穷。历史上,平江县最穷的时候到底什么样?不得而知。但最穷的大坪乡西四村村民说,他们村穷得连路都是很烂的泥巴路,村民年均收入几乎为零。即便是平江版的佛教歌曲《空空歌》,也诉说着曾经永无尽头的贫困——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月也空,东升西坠为谁功?田也空,地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金也空,银也空,死后何曾握手中?……

    穷山恶水,是人们对偏僻贫困山区的惯用描述。从地形地貌讲,平江的贫困,就是因了山的众多。平江位于湖南省东北部,东与江西省修水、铜鼓县交界,北与湖北省通城县和岳阳县相连,南与浏阳市接壤,西与长沙县、汨罗市毗邻,位置虽然不算偏僻,却几乎遍地是山或丘陵。山地占总面积的28.5%,丘陵占55.9%,岗地占5.8%,平原仅占9.8%。地势东南部和东北部高,西南部低,相对高度达1500米。境内山丘分属连云山脉和幕阜山脉,连云山主峰海拔1600.3米,为境内最高峰,幕阜山主峰海拔1593.6米。此外,东南部的十八折、黄花尖、下小尖;南面的轿顶山、福寿山、白水坪、甑盖山、十八盘、寒婆坳;东北部的一峰尖、九龙池、云腾寺、黄龙山、只角楼、秋水塘、丘池塘;北部的流水庵、凤凰山、凤凰翅、燕子岩、冬桃山等21座山,海拔均在1000米以上。

    战乱及生产力极其低下的年代,山的众多造成交通不便,社会封闭,当地百姓只好听天由命,靠天吃饭,穷是自然而然的事。但对于战争中的敌我双方,弱势一方因了山的屏障,在平江这样的地方却是如鱼得水。革命战争年代,平江曾发生“秋收起义”“三月扑城”“平江起义”“平江惨案”等重大革命历史事件,为中国革命牺牲25万优秀儿女,现登记的革命烈士2.1万人,但同时也走出了52位将军和百余位省部级干部,是全国四大将军县之一。可见,平江是红色之地、热血之地、英雄之地,平江的山山水水埋着数不清的忠骨英灵。

    “天纵风浪瓷汨江,岳山高峙映黉墙,书声朗响儒心驻,院继湖湘已任扬。”在天岳书院这个当初的平江起义旧址,凝视画像中的战争场面、先驱英烈,以及那些幸存或已于近年先后去世的老红军,尤其是伫立于彭德怀铜像的跟前,我仿佛穿行在岁月的烟尘之中,耳边回响着历史恒久的回声。遥想当初,从革命初期的艰苦卓绝到如今中国的日渐强盛,其间所经历的曲折,所走过的弯路,谁能诉说完个中的辛酸与悲壮?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骋,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这是1935年毛泽东为奖赏并纪念彭德怀率领的平江起义,欣然为彭大将军写的诗。1928年7月,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领导一部分国民党军队在湖南平江举行起义,史称平江起义。此次起义成功地粉碎了平江的反动武装,成立了工农红军第五军和平江工农兵苏维埃政府,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的又一著名起义。平江起义有力地推动了湘鄂赣边界革命斗争的发展,为创建湘鄂赣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基础,也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做出了贡献。毛泽东能欣然为彭大将军赋诗,可见平江起义和彭德怀在他心目中的位置。然而谁能想到,数十年之后,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这位硬汉却在“文革”中惨遭侮辱与折磨,身体残疾,尊严扫地,含冤离世?历史与现实,有时候的确一如光影交织,既真实又虚幻,恍若梦境,让人难以置信。

    幸好明天总会来临,噩梦终将过去,再曲折的路,最终也会通向坦途。

    经过半个多世纪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的扶持、开发与建设,如今的平江已经变穷山恶水为青山绿水,昔日地形地貌及位置上的劣势,奇迹般逐渐转化为如今的优势。平江县委副书记肖湘晖不无自豪地告诉我,红色旅游、生态旅游和蓝色文化,如今已经成为平江三大旅游资源。红色旅游包含平江起义旧址、湘鄂赣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平江县委旧址、红军营等在内的红色资源。而森林覆盖率达65.6%的平江,境内拥有1000平米以上的高山23座,同时拥有联合国绿色产业示范区、石牛寨国家地质公园、幕阜山国家森林公园、北罗霄国家森林公园、黄金河国家湿地公园等多张“国字号”生态名片。平江的蓝色文化更是底蕴深厚。平江是湘楚文化的重要源头之一,自东江建县至今已经有1800多年的历史。流经平江193公里的汨罗江是享誉世界的文化名江,承载着“诗祖”屈原和“诗圣”杜甫两位世界文化名人的忠魂与文韵,被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誉为“蓝墨水的上游”。屈原与汨罗江的典故早已是人人皆知,唐代“诗圣”杜甫又如何与平江勾联,多数人恐并未知晓。公元770年(唐大历五年)初冬,杜甫结束了两年的湖湘漂泊,北归故里之舟行入洞庭湖,突遭寒风恶浪,重疾复发,资费用尽为求医溯汨罗江而上前往昌江县即今天的平江县投友,不幸病逝,长眠于距离平江县城南16公里处的汨罗江上游的天井湖,今安定镇小田村,杜甫墓祠便设立于此地。如今的平江其实是湖南省的文物大县,馆藏国家一级文物4件,二级文物10件,有“国宝”单位两处、“省保”单位11处。不仅如此,我手中拿到的一份《平江县全域旅游发展总体规划》,更透露出平江未来发展的勃勃雄心:强化资源整合、要素聚集、规划执行,着力建设天岳幕阜山、大石牛寨、连云山国家公园、安定片、福寿山区、城关镇等六大全域旅游基地;创建杜甫墓祠、坪上书院等10个研学旅行基地;打造欢乐果世界、淡江谷雨烟茶、玉蓝湾农业公园等农业旅游项目;开展优美伏羲、神农、抗战、舜陶、古瑶等文化研究……

    在平江天岳幕阜山,我贪婪地呼吸着丰富的负氧离子,参观了正在开发和建设的森林探险乐园,亲身感受到了不同时空下同一地域社会生活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由穷到富,由封闭走向开放,平江的穷山恶水到底是如何变成如今的青山绿水的呢?说到底离不开天、地、人,如今的平江,天和人变了,地不可能不变。天变就是改革开放,人变是观念的改变和潜能的开发,最大限度地激发了平江的经济、文化和社会等方面的发展。

    这既是历史,也是现实。

    祝福平江,祝福中国!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吴忠文苑
  • 吴忠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