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正文

池莉十年磨一剑 推出新长篇《大树小虫》

时间: 2019-05-07 14:27:46 来源: 扬子晚报 作者: 孙茜 编辑: 王龙

字体设置

2018年盛夏正在写作《大树小虫》的池莉。

《大树小虫》

池莉 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池莉的文字是热闹的,带烟火味的,但她本人却素来喜静。和很多老牌作家一样,虽然旧作不断再版,池莉已很久没有新长篇问世了。不过她并没有遁世偷闲或是休笔转行,这些年,她试图从繁重的公务中脱身,挤出时间闭关写作新长篇。这次写作是她迄今为止最富“野心”也最耗心力的作品,历经十年,其间数易其稿,从70万字精简至40万字,这在池莉的创作生涯中绝无仅有。这部长篇搁笔,原以为终于卸下重任的池莉狠狠病了一场,整个人被掏空似的虚弱不堪。好消息是,阔别已久的池莉,带着她的新书,终于与读者见面了。

市井生活入笔打开了延展时空

“大树小虫”究竟指的是什么?最开始看到书名会有些费解,只要开始阅读,顷刻便会被带入川流不息的生活流。

《大树小虫》从大家熟悉的日常又不失戏剧化的生活镜头切入,用标志性历史事件串联起人物性格和命运,多线并行地展开了中国现当代百年历史的磅礴画卷,塑造了俞、钟两个家族十多位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而落笔更多的当下部分,真实全面,生动立体地重现了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社会图景,把写实主义手法的运用推至一个新的高峰。

池莉用她最擅长写的市井生活入笔,打开了前所未有的延展时空。书中数十个不同地位、不同命运、个性鲜明且相互关联的人物串缀起中国近一个世纪的历史。通过不同人物、不同角度、不同节点不断再进入同一段历史,如娴熟的乱针绣般,让人物在各自背景中不断凸显鲜活,他们彼此影响,像串门儿似的走进彼此生活,光面与阴影都被不断放大、拉近、聚焦,留出悬念再抽丝剥茧般逐渐揭开答案,铺展开一卷动态版《清明上河图》,只不过背景换成了近现代武汉。

家庭树也好,历史河流也罢,每个人都不过是大树不同枝丫上的小小爬虫,每个细节都值得反复玩味。一如扉页上那句引自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话,甲虫往往只是盲目地在弯曲的树枝表面爬行,不会注意到自己爬过的轨迹是弯曲的:越进入文本,才越能领会个中深意。

两个家族联姻引出近百年历史

池莉的文字辨识度很高,她的故事题材、语言风格、讲述方式,对情节和人物的取舍,都有着鲜明的个性特征。她擅长描写日常的琐事,显露出缜密的层次感。《大树小虫》的现实背景设定于2015年的武汉,通过俞家和钟家两个家族的联姻,引出两个家族三代人近百年的历史命运与现世纠葛。男女主人公分别是80后和85后,男主角钟鑫涛出身于家底丰厚的富商家庭,是父母不顾计划生育国策刻意打造的“长子嫡孙”,父母竭尽全力打造优裕的成长环境,终于将其培养成211名校高才生,希望他继承家业。女主角俞思语出身高干家庭,诞生时因窒息差点夭折,是在众星捧月环境中被爷爷奶奶呵护着长大的娇娇女,拥有一头令人艳羡的乌亮长发,天真单纯,不谙世事。

这样一对看似“门当户对”的适婚男女的婚姻大事,也成为各自家族的重中之重。经过一众人等运筹帷幄、通力配合的精密部署,钟鑫涛与俞思语这一对璧人被精心设定为“一见钟情”式的自由恋爱,不仅获得双方家长的全力支持,并很快步入婚姻殿堂,俞钟两家也有了正式交集,而我们的故事这才刚刚开始。围绕促使男女主角生个二胎男宝这一家族头等大事,双方长辈纷纷使出浑身解数。过程中,每个人都积极扮演着推手,出发点却不尽相同,这背后藏着每个家庭不为人知的“隐秘”,也显露出不同的私心与无奈。

小说主线写到十多位主要人物,涉及老中青三代人。在每一节的开头为主要人物客观设定了人生表情的关键表述。这些人物都通过男女主角的联姻自然而然相互串联,性格也在一系列生活事件中逐渐显现,无论回忆还是现实,同时会带出新的事件,各时期的人生表情各异。

入木三分地呈现令人笑中带痛

尖锐是池莉写作的特点,绝不是“还原”,目的是“揭示”。小说充斥着时代的巨变、经济体制的飞跃与不变的家庭伦理、社会三纲五常之间的各种矛盾,是小说的笑点、泪点、看点,也是人性之软弱被不断戳中的痛点。

这种不同于罗生门式的复式绳套结构,展现了高超的结构故事、塑造人物的能力。随着出场人物的光鲜面具被一层层撕开,随着不同人物在时空中一一交集,每个人都逐步露出真容。三代人的命运对应着中国现当代不同时期的历史事件,直接参与进人物性格的铸造与延展,而每一代人都在自己家族中起到连环扣式的作用。

池莉将视线拉远拉长,在家长里短、永不止息的生活流以外,让读者看到了宏观而深远的问题: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对传统伦理、道德底线、自我价值缺失等问题做了入木三分地呈现,以“引起疗救的注意”。

各色形象刻画外,小说还带来了更多惊喜和冲击。90后的先锋话语、当下的时尚语汇,大量的历史、经济、政治、医学与科普知识,至精至密的生活细节描写,无处不在的历史真实,使之兼具当代中国“简明百科全书”的功能,也让各类读者都能对这段历史形成生动具象的认知与理解。

本书对池莉来说,更像个经历了漫长细致孕育期,分娩过程却极度坎坷的孩子。用池莉自己的话来说,这部小说不同于当代文学史上任何一部作品,也无法和自己其他作品类比。作为独一无二的存在,有她自己崭新而锋利的生命力,不能用“进步”“突破”之类的词来形容。《大树小虫》既是池莉对自己,也是对中国当代文学写作的革新与重塑。 (孙茜)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吴忠文苑
  • 吴忠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