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正文

第一次进城

时间: 2019-07-04 09:28:04 来源: 吴忠日报 作者: 杨进峰 编辑: 王艳蕊

字体设置

    18岁那年我高考落榜,心中很是凄凉。见我如此伤心,长我10岁的邻居岁来哥说:“现在年轻人都进城打工,没钱花了找包工头支付工钱,每天忙完活还可以逛城里夜景,住宿有民工宿舍,吃饭有民工灶,菜里还有肉,你什么心也不用操,过得可舒心呢。”

    从未在城里生活过的我对城市有着无限憧憬。于是,我找来一根麻绳将被褥绑起来,背在后背就出发了。岁来哥说,到西安下了火车,乘20路公交车到终点站下车,往前走100米再往右拐就是工地,包工头是他岳父堂弟的表哥,他们正缺人手。

    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兴奋而新奇。然而,上了火车,我才发现自己的穿着和列车上的人格格不入,土得像个怪物,再加上自己后背上旧得变了颜色的被褥,就像个逃荒者。再看看火车上坐着穿着干净得体的人,他们的桌前摆满了水果和小零食,这让我自惭形秽。我买的车票无座,只好躲在两节车厢的夹道里。尽管车厢里中途有人下车,可我没有勇气去寻找空余的座位。

    下了火车,我连忙找到20路公交车,可我背上背着大大的背包,根本挤不上车。不知过了多少辆20路公交车,我却始终没能挤上车。天快黑了,这时来了一位和我一样背着背包的中年人,他笑着对我说:“你怎么这么胆怯?进城打工凭劳力吃饭,理直气壮!下趟车来了,你就放大胆,站在最前排,车门一开,你就上。”

    听了这位中年男子的话,我很顺利地上了车。售票员大声说:“刚上车的人请买票。”我连忙掏口袋,却发现口袋里仅有的两毛钱不知什么时候丢了。售票员说:“像你这样想逃票的人我见多了,下一站车停了就下车。”

    一位40余岁的妇女对售票员说:“看这孩子是农村来的,背这么大个包,很可怜,不就是一毛钱的车票,我给他付了吧。”此时,我的心暖暖的,可嘴里却说不出一句感谢的话。

    到了工地,是一个新建的肿瘤医院,楼高23层,在楼下院子有一个建筑钢管搭建的简易工棚,工棚四周用草帘围着,工棚里有一个高低不平的大通铺,这就是我们的宿舍。

    第二天一早,工头给了我一个约13斤重的羊镐,让我挖院子里一层很厚的早已凝固的水泥砂浆。我抡起羊镐一镐下去,砂浆里混杂的钢丝石子直冒火星。不到10分钟,我的手心全是血泡。血泡磨破后,鲜血直流。

    包工头看到后说:“你的手上还没有磨出老茧,需要好好锻炼,先给你安排点轻活,23楼正砌隔墙,你去往上搬砖吧。”新建的楼,室内电梯还未运行,我抱着一摞砖高度直达下巴,艰难地爬着楼梯。

    半个月后,一些科室开始往楼内运送医疗器材,有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出入大楼。我抱着砖爬楼梯时,遇到一位穿白大褂的年轻女子,她说:“抱这么多砖呀,给我几块,别累着了。”我羞得满脸通红,连忙说:“不累,我能抱动。”可这位医护人员还是从我下巴下拿掉三块砖说:“这样重量减轻一些,你能轻松一点。”医护人员又说:“看你这么年轻,为什么不学个手艺?”我说:“高考落榜了,也不知学什么好。”医护人员说:“现在正是征兵时节,你高中毕业可以去当兵呀,在部队闲时多复习功课,还可以报考军校。”

    听了这位医护人员的话,我最终回乡报名应征,成了一名军人,两年后考取了军校。至今,30多年过去了,那次进城打工的经历我却历历在目。那是我一个人的旅行,它让我认识到人间充满了爱心与关怀,在什么情况下,都要看得起自己,身边并不冷漠。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吴忠文苑
  • 吴忠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