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正文

亚文化出圈:B站跨年,红色文化跨界

时间: 2020-01-13 11:10:37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胡良益 编辑: 孙越

字体设置

    亚文化风格节目赢得青年认同往往是意料之中的,而这次B站跨年晚会以亚文化方式表达红色文化所获得的成功却是出乎意料的,这也为红色文化与亚文化的共通共生共存提供了可探索可创新的广阔空间。

    近期,各大卫视使出浑身解数角逐跨年之最,何曾想到“半路杀出”的bilibili视频网站(简称B站)携带着“二零一九最美的夜”跨年晚会,以其精准的目标受众(青年)、厚重的情怀铺垫(追忆)、特有的次元语言(ACG)以及宏大的场面制作(线下)实现名利双收,在播放量、回放量、弹幕量甚至美股股价等指标上都持续上涨。B站这场“亚文化出圈”的跨年晚会中,除了动漫、游戏、音乐、番剧等“传统的”亚文化元素,还特意添加了两档似乎不合时宜又恰到好处的“主流节目”,分别是抗日影视剧《亮剑》中楚云飞扮演者张光北携手军星爱乐团合唱《中国军魂》和《钢铁洪流进行曲》,以及爱国主义动画片《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第二季片尾曲演唱者南征北战带来的歌曲《不愿回头》和《骄傲的少年》。

    这两个“主流节目”的弹幕反馈表现出鲜明的特点:首先,整齐划一地出现专有中国红弹幕,这是青年对爱国的特殊礼赞;其次,弹幕内容霸屏般地充满着对国家情感的真挚表达,既有“开炮!”“全体起立”“骑兵连,进攻!”这类直抒胸臆的呐喊,也有“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生种花家”式的真切无悔的致敬,更有五湖四海的青年以“地名+兔”的形式来传递集结号般的热血燃情;再次,弹幕表达超越二次元壁垒,借由特定的媒介空间和节目载体,成功渲染了青年的情感并顺利完成集体感召。

    那么,看似与B站主体风格差异不小的红色经典,这次究竟何以征服二次元青年呢?

    杂糅青春记忆,获取亚文化准入门票

    在2005年上映的《亮剑》中,楚云飞虽为配角,却作为主角李云龙惺惺相惜的关键人物而存在,其刚正的人格魅力与强硬的抗日风格,吸引大批青年观众争相追随。而2015年上映的军迷漫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则以Q版动物造型为理念,展现出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一些军事和外交的重大事件——晚会选唱的《不愿回头》《骄傲的少年》都是基于动漫题材,而且演唱者也具备明显叛逆、小众、多元的音乐风格。不难发现,节目输出的内容是以主流文化为导向,但选用的输出中介糅合了青春记忆和青年文化的亚文化特质。

    具体而言,为当下青年所热衷的影视形象被挪用至亚文化空间中,衍生出表情包、鬼畜、剧评、流行语等一系列具有亚特质呈现、本身就以二次元漫画为载体的军迷漫画,而结合Rap、 Funk、Pop、R&B以及摇滚乐等的“非主流”音乐演唱风格,都具备鲜明的亚文化风格。正是这些因素的叠加,使得B站跨年晚会中主流节目得以沉淀相当牢固的青年基础,同时也是青年群体不拒绝、不排斥主流文化的先决条件和准入钥匙。它还合理解释了在主流节目中所集中爆发的个人情感,是由零星的碎片记忆作为亚文化创作的情绪引线,结合青年亚文化的星火助燃,在媒介时空和事件征召的穿越过程中,引爆带有青春共鸣的情绪宣泄,是青春的力量,亦是亚文化风格的意义所在。

    构筑青年主导的可参与空间

    B站得以生存并壮大的根本之道,除了充沛的亚文化资源,更关键的是提供了一条即便不是原创创造者也可轻易加入的灵活渠道:弹幕。这种独特参与方式,让散落各地的青年能够超越时空限制,产生出身临其境的介入性和共时性的关系,形成一种虚拟的部落式族群氛围,在弹幕互动基础上的二次创造中,构建出自我掌控的意象空间。如上所述,这两档主流节目已然嫁接亚文化进行风格再造,并且经由弹幕的“亚文化再定义”,呈现出具有多重意义的新的文化产物:强化青年文化的意义循环,为青年的文化输出提供非常明确和可实现的方向。

    而在另一维度上,《中国军魂》是由军星爱乐团协助完成,其舞美呈现的宏大叙事、庄严肃穆的红色歌曲、慷慨激昂的情绪渲染,这一切都曾是主流文化的标配,但如今特意为青年群体来降维展演,主流文化和亚文化“看”与“被看”的关系得到转变,这使得久居边缘位置的二次元群体获得了“受宠若惊”的情感体验,在合法性的大前提下得以充分享受自我、主流、亚文化所给予的文化浸润。

    借集体召唤和符号互嵌,打破亚文化次元壁

    这场跨年晚会中,只有红色经典是所有青年的共同记忆,也就从客观上取消了由个人喜好所限定的次元壁垒,在由B站所创造出的临时的大同空间中,青年处于无拘束的任游状态。亚文化不仅可以形成表征自己流通的文化符号,同时也创造传达自身价值观的稳定的文化符号。B站这场跨年晚会的“主流节目”给青年受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像弹幕中的“湖南兔”“江苏兔”等,堪称集体感召下的青年宣言;弹幕中的“云飞兄,别来无恙啊”“358团帮帮场子”等,则是一种“红色补足”。在文化符号闪转腾挪的交互间,文化所兼具的创造、交往、理解和解释,都体现出非常的意蕴表现,即这种文化位置置换后的再确立,也从根本上破除所谓“流动”或“稳定”的框架局限,达到共生共存的理想状态。

    B站这场跨年晚会,无论从哪种角度看,都是一次令人振奋的黏合主、亚两种文化的勇敢尝试。亚文化风格节目赢得青年认同往往是意料之中的,而这次B站跨年晚会以亚文化方式表达红色文化所获得的成功却是出乎意料的,这也为红色文化与亚文化的共通共生共存提供了可探索可创新的广阔空间。

    胡良益(苏州大学传媒学院2019级博士生)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吴忠文苑
  • 吴忠人家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