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两微精选 > 正文

变身自治好帮手,物业还缺几步走

时间: 2020-07-08 17:13:49 来源: 半月谈 作者: 翟濯 编辑: 王艳蕊

字体设置

    疫情防控期间,多元社会力量在基层防疫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一些物业公司作为城市小区的直接服务者和管理者,在卡口值守、卫生消杀、跑腿服务等方面,有效缓解了基层组织人手不足问题。

    在未来,如何通过基层党组织引领,用市场化手段更好发挥物业公司等组织力量,将成为提高基层治理能力的重要课题。

    

    疫情期间,红色物业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

    化身“堡垒”:

    “红色物业”守住城市小区疫情防线

    “请问您从哪里来?住在几号楼几单元?最近可有身体不适?请配合测量体温……”疫情防控期间,在河南郑州市800多个社区楼院的疫情防控卡点上,身穿红色小马甲的物业党员志愿者随处可见。

    物业服务联系着千家万户,关系着群众的幸福生活。自2019年以来,郑州市立足物业行业和小区治理实际,实施“红色物业”工程,着力构建以街道社区党组织为核心,居民委员会、业主委员会、物业服务企业“三方联动”的小区治理新模式。

    郑州市二七区亚新美好人家小区共有20栋楼,居民589户2500余人。疫情防控期间,该社区党支部发挥领导核心作用,运用“三方联动”议事协商机制,召集业主委员会成员、物业管理人员、辖区党员代表,共同商议疫情防控的小区管理方案。

    在金水区未来路街道金水锦江社区,社区内的7个小区迅速成立“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党员志愿者”四方联动工作组,辖区内“红色物业”凭借“人熟、地熟、信息熟”的优势,积极开展楼院内巡逻防控、消毒消杀、防疫宣传、卡点值守工作,有效遏制疫情蔓延。

    “疫情防控期间,郑州市有10万多名物业人员坚守防控一线,他们服务小区居民日常生活、配合社区人员做好疫情防控。”郑州市物业管理协会党支部书记雷成群说。

    掣肘繁多:

    物业公司参与社区治理仍任重道远

    尽管此次防疫中物业作用突出,但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物业公司参与社区日常治理仍面临诸多掣肘。

    ——各办各的事,两边不搭理。不少物业公司反映,仅仅因为疫情的特殊形势需要,社区工作人员才主动和他们沟通,并指导防控工作,平时二者联系并不紧密。一些社区工作人员也表示,物业公司和社区平时的工作配合度并不高,社区内不少事项很难经由物业推行。一位社区人员表示:“说白了,物业和业主之间是‘婆媳矛盾’。很多纠纷管不了,也不愿管,只能‘超脱’一些。”

    ——权责不明晰,物业陷两难。河南建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因物业服务企业无执法权,物业公司在处理诸如私搭乱建、侵害公共绿地等违规违法行为时,只能“干瞪眼”。

    “邻里纠纷业主们一般会先找物业解决,可我们说话不管用,必须社区出面协调。”郑州市永威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在保障物业公司服务管理方面,相关规定的支撑力不足。在促成物业服务纠纷快速化解方面,缺少专门的协调部门,一定程度存在部门不互认、矛盾化解牵头主体不明确等问题。

    ——社区无考核,话语权有限。当前,物业公司在参与社区治理时面临政策空白和机制梗阻,由于社区对物业公司没有考核评价权,一些基层党组织在吸纳物业参与城市基层治理时号召力有限。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大多数物业企业每年会做两次客户满意度调查,回访率不低于30%,但街道办事处层面对其没有硬性的约束手段。“如果物业公司服务不到位,办事处将无可奈何。”郑州市未来路街道办事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希望增加社区对物业公司的话语权。“可建立白、黑名单制度,提高物业公司进驻小区的门槛。”

    ——行业分错类,生存压力大。目前,郑州市许多物业公司为纯市场化的运营服务公司,背后没有大的置业公司做资金后盾。疫情防控期间,诸如防疫物资、员工工资等费用需要物业公司先行自付承担,这也导致不少物业公司资金链紧张。

    河南索克物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说,物业管理行业在纳税分类上目前仍属房地产业,只提供运营服务的物业公司一直难以享受国家的各项税收优惠政策。“此次疫情防控期间,全国出台的政策里只对生活服务业有税收减免,房地产业不能享受。河南省住建厅根据实际情况,出台了物业公司可以享受相关税收优惠政策的文件。但在实际执行中,因国家税务总局没有印发相关通知,我们的税金并没有得到减免。”

    群管群建:

    让物业服务真正融入社区治理

    针对以上问题,部分物业公司人员建议,可建立健全物业管理服务的法律法规,让物业服务工作在政府部门的指导监督下,更加精准、高效地参与社区治理工作,真正将物业服务企业纳入社会公共管理体系。

    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韩恒认为,物业公司在社区服务方面的精细化和专业化程度较高,这一优势可充分发挥。

    许多物业公司也期盼社区基层党组织予以更多指导,建立合作平台。比如在社区、物业工作人员以及党员业主之间成立联合党支部,推动社区治理群策群力、群管群建。社区基层党组织可以把物业管理政策法规知识的学习、普及和宣传纳入日常工作职责内,强化党组织对物业服务企业和业委会工作的指导协调,鼓励政治觉悟强、素质高的公职人员和党员参与业委会成员竞选。

    此外,不少物业公司希望理清政府与物业企业的责任边界,避免把政府应承担的公共服务成本、疫情防控成本简单转移给物业公司。郑州市永威物业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杨石表示,可建立面向物业管理行业的政府购买服务制度,对必要的服务支出、成本增加进行补贴,并建立奖励基金,鼓励优秀企业发展。

    针对不少地方存在的大量老旧小区和无物业楼院,部分物业公司建议,政府可通过财政补贴等方式,先将物业公司“扶上马”。在后期管理和小区维护中,持续关注物业公司及小区居民需求,对那些长期存在且无法靠物业公司力量克服的管理痛点、难点适当介入,利用行政力量“送一程”,确保老旧小区和无物业楼院向正常小区顺利过渡,提升社区治理质量。(记者 翟濯)


  • 推荐阅读
  • 旅游美食
  • 教育娱乐
  • 吴忠文苑
  • 吴忠人家
  • 精彩图片